相关文章

山东陵县信访大厅进县委大院 干部手机号全公开

  2009年,德州陵县把信访大厅安排进了县委大院,不登记、不设防,上访人员可以跟机关干部一样随意进出;如今,陵县更进一步,从县委书记、县长到全县副科级以上干部,全部包片到户,手机号公开,直接联系群众、解决实际问题。

  上访者随时可进县委大院

  7月10日,家住陵县于集乡的窦学文早早来到县委门口,他的目的地是县委大院里的信访大厅。窦学文与同村邻居打官司,他不服判决。

  将信访大厅建在县委大院,这在地方上很少见。

  2009年8月,陵县投资400多万,在县委大院里建起信访大厅,大院不设岗、不登记,上访者可以和机关干部一样出入。县政府曾列预算40万元,修缮用了30年的县委、县政府办公楼,但为了信访大厅,这个钱没花。

  陵县县委书记马俊昀说:“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要明确一个态度:群众的事才是大事,越是财政困难,越应该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。”

  建好了信访大厅,还得接好访。陵县为每位县级领导都排了班,每天要到信访大厅现场接访。

  80多岁的张洪祥是一名离休干部,参加过抗美援朝、中越自卫反击战。他的儿子在车祸中被撞成重伤,肇事司机仰仗自己的父母是政法机关干部而不管不问。在信访大厅,马俊昀亲自接访了张洪祥,立即协调,依法帮他讨回了赔偿。

  干部电话公开未受恶意骚扰

  今年麦收前,陵县项目东区东魏集村63岁的魏友文突患脑梗塞。

  “病看好了,住院费跑了多少趟报销不出来。”魏友文说,家里有干部联系卡,就拨通了县委组织部长刘芳的手机。当天下午,县委组织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就和他联系,协调新农合等部门,第二天就报出了8400多元。

  领导的手机号虽然不是秘密,但向所有老百姓公开并不多见。今年2月,陵县实行“三包一联”网格化党员干部联系服务群众新机制。县委常委包乡镇,县委委员包县区,县委管理的副科级干部包村居,党员联系群众。包括县委书记、县长在内,干部的手机号都会列在干部联系卡上,供其所包片区的居民随时联系。

  事实证明,县领导公开手机号后,不但没有受到群众“骚扰”,反而能够第一时间掌握基层动向,很多问题得以就地解决。

  今年3月,陵县郑家寨镇因灌溉了被邻县工厂污染的河水,3000亩小麦面临绝产,村民们情绪激动。不少村民直接打电话给分管县领导。

  县委副书记王林、县政法委书记李爱民和副县长张登福都到了现场,承诺给予赔偿。村民们的诉求有人处理,情绪平静下来。县委、县政府通过市里协调邻县,村民很快得到补偿。

  下村干部都要写民情日志

  “办一个转学证明,多么小的一件事啊。可是在群众那里,竟然得到这么多的认可,怎能不让人惭愧?”

  这段话出自糜镇党委委员段圣龙所写的民情日志。在陵县,每位干部都要记录下自己每次下村所做的工作,形成民情日志。

  段圣龙是有感而发。他所包的村有一名居民叫范林刚,七八年来一直在外打工,女儿在家上学,现在他想把女儿接到身边读初中。6月初,范林刚尝试着给段圣龙打电话,问能不能托他帮忙办理转学证明。6月15日,段圣龙联系了县教育局,很快就把转学证明办好了。当晚范林刚就打来电话,连声感谢。

  马俊昀说:“如果我们到基层,仅仅是和群众见见面、拉拉家常,不真正解决问题,长此以往,群众就会有意见,也就失去了‘三包一联’的意义。”为此,陵县建立了“三级办结”工作制度:急事小事具体事当场办、承诺办;涉及多个部门、乡镇的协调办、督促办;疑难问题集中办。

  马俊昀说,从前是“把信访大厅建在县委大院”,现在是“把县委大院搬到群众身边”。2009年,陵县共接待群众来访428批次,2012年,这一数字下降到142批次,是2009年的三分之一。